水陆两栖

( ´ ▽ ` )ノ

HAIL THOR

锤哥超好的

Kuffskein:

  重新想了一遍雷神3。从官方糖和搞笑里爬出来,仔细想一想,这其实是一个如此悲伤的故事。
  索尔真的失去太多了。
  他的母亲死去了,他的父亲也死去了,两人死前都深深地为他与洛基担忧着,并没有得到安宁祥和的死亡;
  陪伴了他多年的武器被毁了,而他甚至没有时间去拾回碎片;
  他突然得知自己有一个被父亲囚禁的姐姐,最后被姐姐刺瞎了一只眼睛;
  他被姐姐丢到垃圾星球,剃掉头发,被迫成为一个供人取乐的角斗士奴隶。而在这期间,他的战士被姐姐屠戮一空,他的子民惶惶不可终日;
  最后,他的家园也毁了,不得不带着自己的子民在茫茫太空中寻找希望。
  他几乎失去了所有能失去的。从切实的武器、家园,到并非实物的身份、地位。但他从始至终都没有表露出悲伤和崩溃,一直在积极的想办法,努力战斗,还有最重要的,保持乐观。
  索尔未必不知道当他在角斗士战场时,他的子民很可能面临着怎样的黑暗。
  他在被电击器控制的时候,也绝不可能毫不在意。
  他也一定知道,当他带着满载着自己子民的飞船前往地球时,得到的必然不是欢迎。
  还有他的弟弟,洛基。他尝试过那么多次想要挽回他,但最终选择了放手。
  可他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暴露出这点,给他的子民和朋友们看到的,永远是一个乐观的、积极地、无法被打倒的索尔。为了能返回阿斯加德,他会与自己的“敌人”合作,完全不计较他们曾经趁他虚弱抓住过他,或者在角斗士战场暴揍了他一顿——在他眼中,他们只是他的子民和朋友。
  而他也有狡猾的一面,例如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分享被洛基刺中的经历来融入群体,以及从女武神身上偷到了电击器的控制器。
  索尔一直表现得胸大无脑,永远笑得阳光灿烂,好像从来没有任何负面情绪能在他身上多停留一秒。我重新看了雷神1,当他被驱逐的时候,他也没有怨天尤人,先是努力去寻找锤子,发现自己再也拿不起来,又被洛基故意告知他父亲死了,他再也回不去的时候,他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平静下来,接受了这个消息。离开基地的时候,还记得自己答应的事,将简的笔记本取了回来,为她讲述九大国度的故事。
  而在洛基派来毁灭者的时候,他愿意牺牲自己来换取终结,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后来与洛基战斗时,一开始是不愿意动手的,后来洛基做出要掉下去的幻象的时候,就像后来洛基真的掉下去的时候一样,他去拉住了洛基。
  其实从一开始看得出来,索尔很爱洛基,但他可能并没有意识到他偶尔的态度和他的朋友们对于洛基的不屑会伤害到洛基。后来他也真的拼尽全力,包括自愿牺牲自己的生命,来试图挽回他。
  就像一开始他是去找寒冰巨人麻烦的,但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后,他不惜砸断了彩虹桥也要阻止寒冰巨人的家园被毁灭。
  索尔会犯错误。但他从来不会逃避错误,只会努力的挽回自己犯下的错。
  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所有王者应该具备的特质。
  在所有同人作品中,大家都偏好将索尔变成一个蠢萌的角色。只有一篇同人漫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那就是接着“如果你在这里,我会给你一个拥抱”那个梗的后面,索尔和洛基拥抱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洛基藏在背后握着匕首的手,对他说“不要破坏气氛”。
  那就是我心中的索尔了。
  他确实做过很多蠢事,也有许多缺点,但这些事都不是能掩盖他光芒的理由。他可以蠢萌,但并非无脑,更多的是一种大智若愚和对身边人的宽容与温柔,甚至可以说是宠溺了。
  索尔的身上没有王者的架子,但有王者的气质。我想不出任何人比他更适合成为一位王。
  我爱索尔。不只是他的脸,不只是他的笑容,不只是他的力量,不只是他的勇敢,不只是他的乐观,不只是他的坚定,不只是他的信念,更爱他的温和包容。他是一个打不倒的战士,一个从不绝望的王者,和一个耐心的兄长。
  正因如此,在所有人都疯狂爱着阿斯加德二公主的时候,我成为了一个雷神吹。
  时间有限,我来不及吹更多,但是……
  索尔怎么能这么好!索尔就是这么好!索尔好得不得了!索尔万岁!
  我爱索尔。




* 私心打了一个锤基的tag,希望更多同好看到……爱着锤基CP的人,应该也爱着索尔吧。好希望看到更多人吹索尔啊……



红头罩:身份危机

哥谭骑士-尉迟攻:

我是杰森托德,红头罩。
最近我很烦恼。
我和黑帮和人渣打交道时总有人叫我红骷髅,但扶个老太太过马路我就成了友好邻居蜘蛛侠。最气的是有时我只是贫了几句来分散敌人注意,紧接着我便成了死侍。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我决定暂时不戴我那个美艳无双又大又红的头盔,出门就一副多米诺面具了事。
本以为问题就这么解决了,万万没想到,当我救下了一家人后,他们看着我胸前的红蝙蝠说,“谢谢你啊蝙蝠侠。”
迪克和那两个小崽子听说后笑得不行,建议我和他们一样改为以鸟做标志,去他的,谁要在身上挂只蠢鸟。我花了一晚上时间,在制服上清晰显眼地绣上了:I'm Red Hood
这下大家都叫我红头罩了,但认为事情会就这么摆平了的我,实在还是天真。
有次搞了个大新闻后有个漂亮的记者妞要来采访我,反英雄也得考虑媒体影响和公众曝光啊,于是我愉快地答应了。一开始啥事没有,都是“红头罩先生”“红头罩先生”,但到了最后,她突然压低了声音问:
“下面这个问题不会收入报道,只是我个人的好奇心——最近会有什么大事发生吧,所以你才假称‘红头罩’行动,是吗蝙蝠侠先生?”
本来今天开开心心,我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一枪射爆摄像机。
没有别的办法了,我退而求其次,换上了当初阿卡姆骑士的那套装甲。
现在我是钢铁侠了,没那么色盲的人则叫我战争机器。
我只能安慰自己,还好我只有一米八几,不然怕是会被认成最后的骑士擎天柱。
我是杰森 托德。
什么红头罩,不存在的。
I'm Batman.

古银:

有感于P6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是你蹦上直布罗陀的飞机

要我安娜奶你

非人二货联萌:

送别长江女神。

再见了,白鳍豚。

从2006年联合专家组在长江科考却难觅芳踪,次年宣布功能性灭绝之时算起,原来时光已经匆匆过了十年。

到了预言中正式灭绝的时刻。

没有奇迹。

没有突然出现的野生种群。

甚至没有哪怕惊鸿一瞥的可靠记录。

即使还抱着某一天会惊闻拉撒路的赋活奇迹的渺茫希望,但终究也该说句再见。

希望我们不会再送走更多的老朋友,直至只剩下自己。

====

当年国内没有经验没有资金也没有技术,但是现在至少我们应该可以通过努力留住长江江豚,留住中华白海豚,留住更多不该匆匆变为一个单薄剪影的美丽生灵。


诸君共勉。


PS.根据国际惯例,功能性灭绝到正式灭绝时间还有很长,严格来说白鳍豚灭绝与否仍然是观察期。如果长江女神真的回地球探亲,至少近几十年内它的法定保护编制还不会被取消。


独立鱼电影:

BBC又拍了一部伟大的禁片,揭露了举世震惊的公交车轮奸案
全文阅读

阿中喵:

 狙击手们和他们的家人的小短剧,从右往左阅读。

主角是艾米丽_(:3」∠)_

一直觉得这三位在设定上有微妙的相似呢,尤其是百合姐和哥哥……

大致剧情是黑百合看到其他人与自己的家人相处,触景生情地想起了杰哈,然而只是“想起了”,其他什么也没有。

想知道这是什么年代的思想,封建社会吗?
活生生被气笑……
很多国家都同性婚姻合法化了,这里还在控制言论,而且现在连这种方面都要控制了
呵呵。
思维控制吗?

风苟:

这是什么?
低俗三十题?
想写

如何在末日时正确使用自己的空间

Kuffskein:

  
  大家好,我是个重生的。
  我知道一个月后我的世界就要迎来末日,丧尸到处乱爬。
  我没有觉醒异能,只有一个空间。
  空间大得无边无际,里面可以种花种草种小麦,养猫养狗养水豚,还建了个竹屋,做点吃的放进去坏都不坏的,可牛逼了。
  按理来说我应该走那种变卖所有家产买衣服买吃的买种子买调料买改装车,然后在末日来临时就能依靠这些物资勾搭几个强力队友,假装自己是个普通的空间系异能者,活得非常滋润的路线。
  危险来了也能钻进我牛逼的空间里躲一躲,是吧?
  我为啥这么清楚?因为我上辈子重生回来就是这么干的。
  对,这是我重生的第二次。
  我第一辈子刚绑定了空间就挂了,第二辈子倒是安全的活到九十岁,那时候空间里的物资还够我活十辈子的,就是丧尸与活人永远呈现反比,人类科技倒退不知多少年,安全站里大家擦屁股都反复用树叶,安全站外无论男女老少天天扛着磨锋利了的石片和木棍到处找吃的。别说植物了,连丧尸都吃……
  这种日子太绝望了,我真的活够了,于是我把全部物资倒出来,自杀了。
  结果又一次重生了。
  这一辈子,我除了提醒自己要多储备点卫生纸之外,也不知道要干点啥——这样最多是死前三十年能不用树叶擦屁股,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意义呢?
  别说到处宣传丧尸要来了,我上辈子就这么干过,除了被当成神经病之外,还连夜开车逃出几百公里才避免被警察叔叔们以散布谣言的罪名拘留。
  在我一边逃亡一边收集物资的时候,我还每天都试图把末日要来了的消息匿名发到网上,可无论发多少次微博,要么没人看得见要么根本没法评论转发要么一天就突然被删没了,我也很没办法。
  这样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我无聊的把桌子上的垃圾都扫进垃圾桶。
  ……看着装满垃圾的垃圾桶,我突然有了个主意。
  一个月后末日如期到来,我往窗外看了一眼,楼下晃悠着一个跟我第一辈子的时候一样准时准点路线都没变过的丧尸。那一辈子我根本没有空间,也对末日完全不知情,在肾上素上脑的情况下最后用家里的拖把乱棍把他打烂了。
  第二辈子的这时候我都跑到距离家几千公里之外的地方了。
  至于这一辈子……
  我伸出手,把丧尸大哥收进空间里了。
  然后把整栋公寓的丧尸都收进空间了。
  然后把整个小区的丧尸都收进空间了。
  然后把整个城市的丧尸都收进空间了。
  然后把整个国家的丧尸都收进空间了。
  ……
  大家好,我是一个绑定了无限空间、重生了两次的普通人。
  今天距离末日发生已经过去了十年。
  我的男朋友正在收拾行李,边收拾边兴致勃勃的告诉我他从网上看来的旅游攻略。
  我们领养的小公主正迈着小短腿把家里的狗追得满屋子乱窜。
  电视机里在放着“末日结束五周年纪念”特别节目,几个各领域的专家就“丧尸突然爆发”以及“丧尸都去哪儿了”进行理论性的讨论,下面的滚动条还在播报某地发生地震的消息。
  手机滴滴响了一声,显示出微博的最新推送,有人愤慨的说关于上周一异能者欺凌普通人事件的微博都被删除了。不到一分钟,这条推送消失了,新的推送是某明星被人拍到出轨的八卦消息。
  今天世界依旧不太和平,灾难事故每天都在发生,微博还是只有搞笑视频和段子能畅通无阻的传递,与之前的每一天都没什么区别。
  而我,照旧坐在电脑前,一边心不在焉的应和着我的男朋友,一边抓紧时间把自己的最新脑洞发到lof上。
  然后我会笑着抱起跑到我旁边的小公主,向我的男朋友走去,用一个吻打断他认为我不专心听他说话的小抱怨,并和他一起将剩余东西收进行李,再把我们的小公主打扮得漂漂亮亮。
  再之后,他牵着我们的狗,拉着我们的行李箱,我们的小公主一蹦一跳的跟在他后面。我最后检查一遍有没有落下的东西。没有就锁好门下楼。
  那个时候,我的男朋友,我的小公主,我的狗都已经在车里等我。我钻进车里,挨个亲亲他们,踩下油门,带着我的一家人一起去旅行。
  哦,差点忘了。
  还带着整整一空间的丧尸。




  —— THE END ——



  * 该脑洞中包含部分真实事件,有改编成分。
  * 我指微博,呵呵。